格隆维_安徒生国际幼儿师范学院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格隆维

  格隆维教育思想放光彩

 

   

  丹麦人的字典里没有“望子成龙”这个词语,然而,那里却遍地人才。

  我们吃蓝罐曲奇饼干、喝嘉士伯啤酒、玩乐高玩具、穿爱步鞋、用维斯塔斯风车发出的电力,而这许许多多的丹麦物品,正是世界航运龙头-丹麦马士基公司的轮船飘洋过海运过来的,有人不幸得了糖尿病,用的胰岛素,也是丹麦人发明的,代表着澳大利亚形象的建筑-悉尼歌剧院,也是由丹麦人约翰?伍重设计的。2015年丹麦人均国民收入达到了6.1万美元,全球排名位列美国4.9万美元、香港3.4万美元、韩国2.1万美元、中国大陆4300美元之前。

  轻点度娘,丹麦文体明星以及美丽的风光云集眼前。

  缘何?

  答案就在于其教育的合理性。

  好的教育,是成就人的教育,它也会成就一个和谐的家庭以及一个美好的国家。

  丹麦人说:我们没有矿产,没有石油,我们所有的资源,就是我们的大脑。

  丹麦教育注重个人能力差异,没有按照一个标准来要求所有的人,所以,丹麦就有了各个行业里的各式人才。

  丹麦令人敬佩,在于他们创造物质财富的能力;丹麦令人羡慕,在于那里的生活环境如仙境一般;丹麦令人尊重,在于那里民风淳朴,有众多善良守法的好公民。丹麦令人向往,在于那里社会保障制度完善,社会关系简单,人与人之间互信度很高,国民幸福指数高。

  在一个地铁站台上,一个丹麦中学生举着一个钱包等待失主,地铁过去了一趟又一趟,他始终直挺挺的站在那里。我(董瑞祥)观察了一阵子,感动了一辈子。

  一次,我骑车去哥本哈根郊区兜风。在一个路口,看到一个蔬菜水果摊。我四处打望,没有人影。旁边有一个纸箱子,里面有几张100克朗纸币,一些20克朗10克朗纸币,还有许多硬币。水果摊上标明了价格,路人买水果自助。

  我在水果摊旁边等售货员过来,只想和他聊几句。好几分钟过去了,摇曳的树影告诉我不要继续等待了。我看到苹果价格是10克朗3个,于是,我拿了一个苹果,给敞开的钱箱子里放入了5克朗,优哉游哉地骑车走了。

  我曾陪同奥尔堡大学李形教授去参加丹麦共产党总部的一个研讨会。在一个地下室里,十几个人在那里抒发着他们美好的共产主义理想。丹麦共产党总书记给我的感觉就像是我曾经认识的一位中学历史老师一样,那么谦虚纯朴幽默可爱,毫无我们所熟悉的那种“横刀立马”无产阶级革命家的大无畏精神。

  为何这个小国里的人与众不同?

  这与十九世纪两位大名鼎鼎的丹麦人有关系:一位是把全世界的儿童带进童话世界里的作家安徒生,另一位是把全体丹麦人带入现实生活中的教育家格隆维。

  格隆维认为在丹麦光有好的社会制度以及形式上的民主还不够,还需要对民众进行民主思想启蒙讨论,提升公民思维素质和道德素质,让民众有文化而不仅仅会算计,这才是形成真正的民主社会的基础。

  为此,格隆维在丹麦倡导建立了众多的民众学院(folk high school),最初,民众学院的学员多是农民。这些学院都是由私人机构组织教学,政府提供资金支持,却不干预其教学活动。

  格隆维对当时的农民学员说:“我不是要改变你,只是为你点亮一盏灯。你有你的生活经验,你是与众不同的人。学校只是一个分享经验的地方。每一个人都是好的,每个人都在完善自己。学校的作用,只是帮助个体完善自己。”

  格隆维认为:民众学院的任务在于唤醒民众内心高贵的灵魂,灵魂高贵了自然会做出高贵的事。所以学院里学习的重点不是技术,而是丹麦历史、欧洲历史和人类历史,找到其中的亮点并发扬光大。当一个人有了基本的文化知识特别是历史知识,他就会为社会,为自己的国家,为人类来做一些有益的工作。

  格隆维民众学院里常常讲的一个故事,就深深地影响了丹麦人,让他们变得谦虚低调,并有了自知之明:

  1000多年前,丹麦海盗统治了英格兰以及西北欧,成了当时欧洲最强国。克努特大帝还制定了《克努特法典》,他曾因自己违反纪律而当众处罚自己。一次,克努特的一个大臣谄媚说,克努特是海洋的统治者,连海洋也会听克努特大帝的命令。克努特于是下令将椅子放在海边,命令海水不准打湿椅子脚。他用这种方式申斥了大臣的胡说,称上帝才是大海的统治者,国王的权力只是很小的一点点。

  诸如此类的故事,让丹麦人产生了由衷的爱国心和民族自豪感。大街小巷随处可见的丹麦国旗,让人们感受到了丹麦人的家国情怀。

  丹麦地广人稀,寂寞孤独是许多人的感受。一般来说,孤独会导致两种结果:对于达摩这样的大师,面壁十年图破壁,恍然大悟度众生;但对于普罗大众来说,孤独久了,就容易导致各种问题,小则抑郁伤自己,大则犯罪害社会。

  格隆维的民众学院,还产生了一种神奇的作用:它把无聊的人们组织起来,政府出资(食宿学费),让他们聚集在一起学习交流,不仅打开了视野,而且心态也变好了。这是丹麦人个人幸福、家庭完美、乃至社会和谐的关键因素。

  格隆维没有教会人们发财致富的门路,却把自私的农民变成了有社会责任感的公民,当公民身上的“民主、平等、责任、诚实、尊重、博爱、自由、自信、创造、守时、勤劳、思辨、法治、规则”这些词语有机地组合到一起时,构成了丹麦人的社会文化基因。这是丹麦社会完美运行的重要原因,也是组成丹麦童话社会的重要基础。

  一般人都认为日本社会管理严格,民众素质极高。可是,在北菲茵学院创始人千叶忠夫先生眼里,日本与丹麦相比较,特别是在社会管理与服务方面,还有极大的差距。所以,他不遗余力地奔走在日本与丹麦之间,推动日本社会学习丹麦。因为他的努力,他获得了日本天皇的嘉奖。日本皇太子德仁2017年6月间访问北菲茵学院的时候,还表示日本要努力学习丹麦经验呢。

  现在,千叶忠夫先生正在日本创办一所新的格隆维学院。

  丹麦社会何以文明,丹麦人在全球何以受到普遍的尊重?通过了解和体验丹麦教育,我们可以找到部分答案。

  曾经在美国一家格隆维理念民众学院学习过的美国黑人民权运动领袖马丁? 路德?金说:“一个国家的繁荣,不取决于她的国库之殷实,不取决于她的城堡之坚固,也不取决于她的公共设施之华丽;而取决于公民的文明素养,以及人民所受的教育,人民的远见卓识和品格的高下。这才是真正的利害所在,真正的力量所在”。

  格隆维的教育思想,曾经引起过中国教育家们的重视,梁漱溟先生曾经撰文介绍格隆维教育思想,上世纪在河北定县做农民教育的晏阳初,以及百岁老人周有光等一大批教育家,都是十九世纪格隆维教育理念的实践者。

  钱学森曾经问总理:为何我们培养不出一流的杰出人才?

  我也想问总理:如何培养大量的有基本素养的公民?我认为这是一个比杰出人才之问更影响普通人群生活质量的问题,请总理考虑。

  这个问题的实质就是格隆维的民众教育思想如何在中国落实的问题。

  当格隆维的教育理念在全世界普及开的时候,世界会因此而变得和谐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