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幅永不退色的剪纸_安徒生国际幼儿师范学院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最新消息

一幅永不退色的剪纸

  2000年我结束了在丹麦HPP机构的工作后,就去了奥尔堡大学学习。


  因我在国内的投资失败,于是在丹麦就有了从农场工人、街道清洁工、饭店洗碗工、哥本哈根大学中文教师到SIXT公司职员等多种生活阅历,这样的人生境遇,在我的记忆里留下了许多呢喃落叶般飘入心谷的故事......
  在英语里,PHD是博士的缩写,可在丹麦许多以送报谋生的留学生口里,无论是攻读博士学位的还是硕士学位的,却有着另外的含义:Paper Home Deliverer。
  最好的送报季节是夏季,可丹麦夏天的夜晚短得几乎要消失一般。回想我第一次送报的时候,夜里12:30开始工作,干了没多久,就发现天亮了。200多份报纸到了早上9:30才送完,比规定时间晚了两个小时。后来,路熟了,送500多份报纸,挣1000多克郎,在规定的时间内轻松完成,还锻炼出了一副好身体。回国度假在北京西直门地铁站换乘的时候,我哼着小曲,按照乐曲里面的数字,不乘滚梯,三五个台阶变幻着数目就蹦蹦跳跳地下去了,似乎都达到了跑酷的入门水平。
  冬季送报,则是另外一番景象了。哥本哈根冬季的晚上,冰冷的枯枝在风中摆动,马路上摇曳着我们这些异乡人的长梦。路边的积雪,落上了几片残叶,树上还挂着没有采摘的红苹果。丹麦的冬天不是很冷,却很漫长。时而落雪,时而下雨,凄风苦雨中,我们最担心的是不要弄湿了报纸。
  送报公司的老板Pia很厚道,我参加过公司两次温馨的聚会。
  一个鲜花盛开的七月,在哥本哈根郊外Oregaardspark公园餐厅里 ,Pia说道:“我们公司可能是世界上最好的送报公司!”我环顾了一下餐厅,现场几十位送报人,90%以上都是中国人。
  次年,我已经结束了送报生涯,Pia又一次邀我们这些PHD们去他家里参加聚会,他还请来了几位丹麦厨师和一个小乐队。音乐声中,Pia深情地说:“感谢你们大家,特别感谢来自中国的留学生,没有你们,就没有了我的公司!”
  他的话音刚落,我就接过话筒,充满感激地说道:“在我们最困难的时候,是您给我们提供了工作机会,让我们在丹麦这个美丽的国家生存下来,并将完成学业......”
  我们这些PHD们的汗水滋润了哥本哈根的大街小巷,我们在这里获取了知识,开阔了眼界,有了难得的人生体验,还收获了许多温馨的回忆。
  一个夏季的夜晚,月光皎洁,海风微醺。在哥本哈根近郊Hellrup一栋美丽的别墅花园里,一群年轻人的Party正入高潮,推开低矮的栅栏,面对欢乐的人群我点点头算是打了招呼。当我把报纸塞进报箱并转身离去的那一刻,一句温暖的话语轻轻飘进了我的耳朵:“先生,请一起参加晚会好吗?”
  我婉拒了年轻女孩的盛情邀请,她转手又递过一瓶芬达微笑道:“给您,送报辛苦啦!”
  下个周末,我把一幅中国长城剪纸和一个感谢信放进了这个绿色的邮箱里。
  第三个周末,在这个报箱上,又见一瓶可乐。我小心地把报纸放进报箱,把可口可乐放回了原处,轻轻地合上盖子,默默地对着这户丹麦人家双手合十,表示感谢。
  第四个送报的周末,在这户人家的邮筒上,有一封信,上面还有一瓶可乐。信封上写着:送报人董先生收。看完了信,我满怀感激地带走了这瓶可乐,也把这种美好的回忆,深深地留在了心中。
  在那个美丽的童话国度里,这个真实的故事,持续了整整一个暑假。
  至今,我还保留着那封让人倍感温馨的美人鱼家乡的信笺。在2016年安徒生国际幼儿师范学院的丹麦幼教考察行中,我又去了当年送报的地方拜访这家人。岁月流逝,物是人非,现在的房东也不知道他们搬家去了何方。
  经过多方打探,我终于找到了这一家人。当年送我饮料的女孩子Julie现在已经是一个孩子的母亲了,住在哥本哈根附近一个名叫Gentofte的小镇上。她父母搬家去了其他城市,我同Julie的父母通了电话,表达了内心多年的感激之情。在Julie别墅二楼的客厅墙上,我看到了那副巍然屹立的长城剪纸,穿越了十六载岁月的流逝,虽然颜色已淡,但长城雄姿依然不减。
  我想起了美国诗人朗费罗的一首诗《箭与歌》:
  “我向空中射出一支箭,它落下地来,不知在何处;那么急,那么快,眼睛怎能跟上它的踪影?我向空中唱出一支歌,它落下地来,不知在何处;有谁的眼力这么尖,竟能追上歌声的飞扬?很久以后,我找到那支箭,插在橡树上,还不曾折断;也找到那支歌,一直藏在朋友的心间。”
  Julie告诉我他父亲曾是泰国海军士兵,几十年前,随泰国军舰到丹麦访问,认识了她的母亲,退伍后就移民来到了丹麦。十六年前的那天晚上,一群姐姐的朋友和同学来家里庆祝姐姐的生日。皎洁的月光下,一个中国人的身影突然出现在院子里,让她颇感亲切,于是,就有了这段长达十六年的温情故事。
  时光倒回2002年,冥冥之中,命运之神还带我来到了他父亲的故乡,并让我有了在曼谷联合国亚太经社会两年的工作经历。Julie现在哥本哈根铁路系统工作,我当年也在兰州的铁路系统工作过。
  人生惜缘,用两张图片与您分享一下我那份深深的感动。


  2016年12月4日14:45分,Julie在家门口等待我的访问


  Julie与 丈夫拉斯穆斯、女儿马莉与那副悬挂了十六年的长城剪纸合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