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安徒生遇到了牛根生_安徒生国际幼儿师范学院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最新消息

当安徒生遇到了牛根生

  2015年夏季,我有了创办安徒生幼儿教育的想法。
  2016年我东奔西跑,终于在12月7日正式获得了安徒生博物馆允许我们使用安徒生名字和肖像的正式授权,并签订了多方位合作协议。

 


  和Johannes教授、Torben馆长以及Ejnar副馆长合影

  2017年元月15日,我又回到了梦中常常忆及的丹麦海滨小城博恩瑟。


  住在Steen先生的青青客舍里,一番热聊,他知道了我的梦想,并开始为我的梦想加油鼓劲了。这位小岛主人建议我去拜访一下北菲茵学院院长Mogens先生,Steen先生还告诉我北菲茵市市长的名字也是安徒生,市长的另外一份职业是农民,还租了他岛上的这片土地在耕种,当市长只是他的业余爱好。
  第二天一大早,我骑着Steen先生的自行车来到了北菲茵市政府,认识了安徒生市长,认识了北菲茵市教育局长Ejnar先生,以及北菲茵学院院长Mogens先生。


  Mogens院长对我说到:你简直是上帝派来的使者,我正想着做这方面的事情呢!
  Mogens院长把我带到了他的课堂上,在那半个多小时丹麦时空里,我的激情点燃了一群来自世界各地学生的激情,很快,师生们都在口口相传一个中国人的安徒生之幼教梦想了。


  当天晚上, Mogens院长还带我参加了北菲茵市政府新年招待会。
  在市政厅大门口,面对安徒生市长(照片中间人),我说我的安幼梦想在这片美丽的土地上开花了。北菲茵市政府所在地博恩瑟正是安徒生外婆的家乡,安徒生童话故事中许多乡下美景与海边风光,就取材自这里。


  一周后的一天,我与Mogens院长以及北菲茵学院另外两位校务委员签定了合作创办安徒生国际幼儿师范学院的协议后,我还接受了菲茵报社记者Thomas先生的采访。2017年2月3日菲茵报以三个版面大篇幅报道了我的创业想法,在小城引起了包括安徒生文学奖创始人本尼先生在内的许多人的热切关注。


  站在安徒生“外婆的澎湖湾”来遥望东方故国,我看到许多中国幼儿教师们将乘着安徒生国际幼儿师范学院这趟驰往春天里的帆船,走向童话王国丹麦,并将给中国儿童带回许多快乐幸福的未来。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资金匮乏成了安幼美好事业迈不过去的一道坎,有谁可以帮我们一下子呢?


  早在2011年,我就认识了被央视主持人形容为“跑出了火箭速度的一头牛”的牛根生先生,并请他给我题了一个书名“听故事学策划,点燃人生智慧之火!”。


  “哎,当安徒生遇到牛根生,将会碰出什么样的火花呢?”
  心想着这个问题,我给牛根生先生的秘书褚福勇先生发去了一封电子邮件,介绍了我正在做的安徒生幼教项目,还把正在写的《走进安徒生童话世界》书稿发给了褚先生。
  感恩褚先生帮忙,两个星期后的一天,牛先生和我在香港见面了。时隔多年,我担心牛先生记不住我了,一见面,又做了一次详细的自我介绍。
  直爽的牛先生笑着说:“我这一年来只看了一本半书,一本是莫言的,半本是你的《走进安徒生童话世界里》,其实也只读了三分之一。你就不必再详细介绍自己了,从书上我已经知道了你和你要做的事业了。”
  牛先生拿出了一本打印出来的我的书稿,上面圈圈点点有许多标注。为了见我这位普通的创业者,大名鼎鼎的牛先生居然这么认真地做了功课,真让人有点感动!
  坦诚的牛先生对我说:“袁贵仁当老师,一直都当到了教育部长。马云也是老师出身,现在事业做的那么大,你知道为甚么吗?那是因为他们专心致志地做好了一件事。你这些年来从中国到丹麦到非洲再到联合国,跑了那么多地方,干了许多事,却没有一件做的长久,人生怎么能成大事?”
  我后背冒汗了,我还没有自信到能与这些名人同台比较啊。
  那天,牛先生像个极负责任的老师那样,把想到的问题都毫无保留地提了出来。
  我满怀感激回答:“牛总,您说得对,从前,我的确没有明确的人生目标,只是在不停地试验人生,所以,我写了一本书《试验人生》。现在,我已经有了一种历史使命感和社会责任感,并下定决心用二十年的时间,用武训办学的精神,专心致志地做好安徒生国际幼儿教育事业这一件大事。”
  牛先生又以自身的经历启发我说:“我五十岁前做了伊利和蒙牛两个企业,五十岁后只做公益,做点帮帮人的事情了。”
  牛先生做公益真心实意,他把自己价值40亿人民币的蒙牛股份捐给了社会,成立了“老牛基金会”,在全国各地甚至国外都做了大量的环保和教育善事。


  牛先生说自己“前半生经商,通过度己来度人;后半生行善,通过度人来度己。”看着面前的牛先生,我突然想到了在许多名山大川里为何佛像都是那么高大的缘由。
  牛先生请我喝了咖啡,谈了人生之后,还邀请我和他的家人一起吃午饭。牛先生打开了一瓶好酒,酒瓶上印着两句话:“酒前无假话,酒后亦真言,酒品如人”。
  用餐中,牛先生还讲了一个小故事:
  “蒙牛员工吃饭有各种补助,但餐厅浪费的食品都养肥了好多头猪。我看到这个问题后,就出台了一个规定,凡是浪费粮食者,就从工资里扣50元钱捐给希望工程。这个规定出台半年后,公司里的看门狗都瘦了。”
  捐股做公益亮出了牛先生的思想境界,而这样的小事则体现出了一种管理水平。
  午餐结束后,有一道菜剩了半盘。牛先生请服务员打了包,并让妻子带回了酒店房间里。我想起了自然之友创始人梁从诫说的八个大字:真心实意,身体力行。
  在香港分别后,过了几天,他给我发来了一个微信语音,让我直接去找老牛基金会雷永胜理事长。几分钟后,又给我发来了一条语音,说让我先联系他的秘书小褚,请小褚先和雷理事长沟通一下,这样感觉好一些。
  听完了牛先生第二条微信后,我的眼眶有些湿润了。牛先生对安幼事业的关怀,对雷理事长工作的尊重,尽在这些细节之中了。


  几天后,老牛基金会安排我去了内蒙。
  褚先生和老牛基金会的冯乐经理带我参观了老牛基金会做的一些绿化项目和教育项目,我参拜了当年给创业中的蒙牛人带来无限希望的那颗百年老杏树,在老牛基金会办公室,我看到了引力巨大的“慈盘”以及立志“做千年基金会”的座右铭,我见到了雷永胜理事长、安亚强副秘书长、杨静经理和其他工作人员,在我汇报创办安幼创业想法过程中,我感受到了他们鼓励的目光。


  老牛基金会墙上挂的“慈盘”
  其实,在我联系牛根生先生以及老牛基金会之前,我已经联系了许多大名鼎鼎的投资人,可是他们觉得安幼项目不赚钱,没有撞出火花来。
  东方不亮西方亮,牛先生给我带来了希望。2017年7月底老牛基金会理事会研究通过了我的项目,2017年8月18日,杨静经理通知我,雷永生理事长已经签字批准了资助“走进安徒生童话世界里-老牛中国幼儿教师人才培训项目”。

 


  很快,一批接一批的优秀中国幼儿教师和幼教工作者将通过《读者-原创版》“走进安徒生童话世界里”征文大赛走进菲茵岛,去感受丹麦幼教的魅力所在,给众多中国儿童也带回来一个童话般的幸福童年。


  一个闷热的下午,我对一位文化公司的CEO说起了与老牛基金会合作的事情后,他冷冷地说到:“你别吹牛了,满世界的人都认识牛大叔!”我笑笑,不再解释。
  2017年6月15日丹麦Fanoe风筝节上,一头巨大的长颈鹿被吹上了天。


  哈哈,我有了一个灵感,我真的要吹个“牛”了:在2018年的Fanoe国际风筝节上,我会请那位做飞鹿的匠人做一头长达10米的牛并在牛尾上系着一幅长达8米的飘带,让它在丹麦湛蓝的天空里高高飘扬,飘带上将写上朋友送我的一句诗:放飞童心远,安幼润天下。
  当安徒生遇到了牛根生,其结果是:美好教育,生生不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