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该向丹麦学习什么?_安徒生国际幼儿师范学院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学员视角一

我们该向丹麦学习什么?

2017/12/4 21:03:39|文章来源: 安徒生幼儿师范学院 www.and822.com|查看:

导读: 从丹麦回来已经快一个月了,每每翻看照片...

                                                                                                                                                                                                               北京吉利学院 边保旗


从丹麦回来已经快一个月了,每每翻看照片,那些难忘的人、难忘的事、难忘的感受依然会清晰的浮现在脑海中。一直想写点什么,但回国后铺天盖地的俗务仿佛扑面而来,很难再有那种淡然和从容,可如果不写,既完不成董院长交给的任务,又愧对丹麦那40天难忘的岁月,今天终于提起了笔。

曾读过一篇文章,是美国人写的“我们该向中国学习什么?”

这种设问也一度极为流行。

在丹麦学习的时候,每晚讨论时,我们也经常会争论到面红耳赤,其实我们明白,丹麦有着独特的历史文化传统、政治经济制度以及千百年来形成的处事态度和生活习惯,我们中国也有自己的国情,有些东西我们学的来,有些学不来。

甚至有同学总结“丹麦过的是我们孙子过的日子”,哄堂大笑后仔细琢磨,大家才明白他的意思不是调侃,更没有贬低丹麦人的意思,而是说明我们的发展还需要时间。

那作为幼教工作者,我们究竟该向丹麦学点什么呢?

印象最深的当属丹麦老师的敬业精神。

Lisa老师作为丹麦一家大型基金会的主席,没有前呼后拥的保镖,而是自己开个卡车带来一车的道具,包括自己设计的服装、从鞋店里搜罗来的鞋盒子、制作精美的挂图、各种小到剪刀浆糊纸张的手工制作工具,来给我们上童话表演课;

Ediths老师年龄不小了,骑个自行车走四五公里的路,除了精心准备的课程以外,有时跑过来只是配合其他老师带我们做一个几分钟的幽默诙谐的暖场游戏;

Mette老师作为博恩瑟市政府负责学前教育的官员,在为我们介绍丹麦学前教育标准、制度和组织形式的时候,拿出了自己精心准备的琳琅满目的百宝箱;

在欧登塞艺术博物馆偶然遇到的一场艺术教育课,老师居然把小朋友带到博物馆的一幅名画前面,让孩子感受这幅画,然后请演奏大提琴、萨克斯和演唱歌曲的助手分别用不同的艺术形式演绎,再让小朋友去体验和感受……。

几乎遇到的每一个老师,都让我们无比感动,他们在用发自内心的喜爱用心地从事教育工作。

其次就是平等地关注每一个孩子。

Lisa老师根据丹麦一首儿歌改编了一个童话剧,在规定的渔夫、调皮鱼、乖乖鱼、魔鬼鱼之外,特别设计了一个故事之外的无名鱼角色,专门给不能主动参与活动的小朋友准备;在学员自编的一个驯兽师与动物的故事已经有一个大家公认的完美结局之后,第二天早晨老师告诉我们,她想了一夜,发现昨天的总结中忽略了驯兽师小朋友的感受,又一次特别为他设计了一个积极的引导……。

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真的像老师总结的那样“即使是一首歌,你也可以想到为孩子创造点什么”,每一个孩子都应该得到平等的关注。

再有就是真正把“玩”作为幼儿教育的主要形式。

丹麦老师有一句名言让我至今记忆犹新:“孩子不会为了学而玩,但在玩的过程中学习会自然发生”。

我们也强调玩,但总是被焦虑的内心和功利的目的裹挟着,很多时候让直接的教学大行其道,让玩不再是那么彻底纯粹的快乐和幸福。

但丹麦的公园里、草坪上、小河边、博物馆随处可以遇到老师带领孩子无忧无虑的玩耍;从幼儿园的课程表看不到任何课程,而随处可以看到孩子纯真的笑脸和任意选择的不同方式的玩;课堂上,老师教给我们如何讲故事、编故事、做故事、演故事,突然发现仅仅是一个故事完全可以让幼儿园的小朋友乐此不疲地玩上一个学期;幼儿园无论室内室外没有豪华的设备设施,可在每一个角落都会找到孩子感兴趣可以玩耍的条件,它可以是一个纸箱、一个树洞、一个沙坑、一个小动物、一个简陋的木制小船……。

还有就是更加关注孩子内心的发展。

丹麦政府颁布的幼儿教育大纲包括:认知、情感、社交、运动、健康,让人一下就联想到了我们的“五大领域”语言、社会、科学、健康、艺术。

对比之后发现其实互有交叉、殊途同归,学员中一位研究儿童语言教育的专家一直在追问丹麦有没有幼儿语言训练,老师没有给出直接的回答,但几所幼儿园观察过后,几堂童话剧表演课过后,我们发现丹麦对幼儿的语言训练和科学、艺术的教育时刻都在发生,只不过他们没有把这些作为目的刻意为之,而是在玩耍的过程中自然产生,他们把关注点更多的放在了情绪、情感、认知、社交等心理因素的培养上了。只有内心是健康快乐的,沉浸在玩耍和游戏的乐趣之中,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孩子会发现整个世界。

正如李正君同学非常推崇的蒙台梭利的一句名言讲的一样“不是我们教育了儿童,而是大自然教育了儿童,只要我们建设一个正确的环境,儿童就能进行自我教育”,也许我们真的需要反思,直接交给孩子知识和技能,即使是做了一个游戏也去追究孩子从中学到了那些哪些知识,这样真的好吗?

最后一点不得不提,那就是我自内心的赞美“wow”。

每一个孩子都很弱小,身心发育还不完全,他们每天都在成长,也每天都在犯错,作为老师和家长,我们足够耐心了吗?对孩子的指责、批评、要求、控制、讲道理……可能每天都在发生,而我们看到的可能出了孩子无辜的眼神,就是委屈的流水,还有就是混沌的迷茫,因为他们还小。

在丹麦的40天里,我们这些最小20岁最大60岁的成人学员,却每天奢侈的享受着每个老师像发现天才一样的赞美,丹麦老师都非常擅长随时夸张的使用“WOW”,而就是这个简单的单词却激发着我们无穷的创造力,我们学会了很多平时连想都没有想过的事情。年龄最大的张老师就像换发了青春一样快速地进步着,做了许多平生第一次做的事情。我们都开玩笑一样的说他“老房子着火了”,其实是由衷的赞美。如果是孩子呢?在不断的赞美、鼓励、欣赏中,相信应该会成长的更快吧!

回国后,很多领导和同事都问我“丹麦收获如何?”

我都毫不谦虚的回答:“收获真的很多”。

近期,媒体连续曝光多起幼儿园虐童事件,愤怒和痛心的同时,我们也应该清醒的认识到,这些现象一定是偶发的,绝大多数幼儿园和幼教工作者都怀揣着教育的理想兢兢业业的工作着。

作为幼教工作者,在这些警钟敲响的时候,我们当然也应该认真反思,幼教的供给侧改革该怎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