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游记_安徒生国际幼儿师范学院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学员视角一

朝鲜游记

2018/1/8 22:10:11|文章来源: 安徒生幼儿师范学院 www.and822.com|查看:

导读: 2016全球人均GDP排名前十位的卡塔尔、卢森堡、挪威、瑞士、澳大利亚、丹麦、瑞典、新加坡、美国、加拿大这些国家领导人的名字,我只能叫出三位。   在全世界经济排名找不着北的北朝鲜领导人金正恩的名字,却在全球大名鼎鼎。...
  董瑞祥

  请问:除了中国领导人外,2016年全世界总体经济最强的美国、中国、日本、德国、英国、法国、印度、意大利、巴西、加拿大这些国家领导人的名字,你能叫出几个?
  2016全球人均GDP排名前十位的卡塔尔、卢森堡、挪威、瑞士、澳大利亚、丹麦、瑞典、新加坡、美国、加拿大这些国家领导人的名字,我只能叫出三位。
  在全世界经济排名找不着北的北朝鲜领导人金正恩的名字,却在全球大名鼎鼎。
  闹腾了多年的朝鲜核试,让韩国害怕了,日本生气了,美国的特朗普挥拳头了,最后,居然连自己的铁哥们俄国和中国都在联合国大会上举手支持联合国的制裁决议了。
  我把丹麦与朝鲜做了一个比较:一个是世界上幸福指数最高的国度,另一个在人民还处于饥饿边缘的时候,迅速发展成了一个最新的核捣蛋国。
  我想到这个神秘的国度里去感受一番不同的气氛。
  有位朋友对我说:好奇害死猫,万一美国攻打朝鲜你回不来怎么办?
  在核战争里,没有赢家,也无处可以躲避,谁能跑得掉呢?



  哼着当年志愿军唱的这首歌“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我和家人沿着当年志愿军入朝的路线,走进了这个神秘的国度里。
  火车抵达朝鲜边境城市新义州车站时,上来了许多公职人员,有查护照的,有查车票的,有查行李的,车站站台上还有许多边境军人站的笔直。一时间,热热闹闹,一幕活生生的电影在眼前上演了。查护照的那位朝鲜边境警察,汉语不标准,神色很严肃。有一位普通话说的很好的帅哥,是海关专门检查行李的,他幽默地同我们开着玩笑,一下子就消弭了边境线上的紧张氛围。
  我发现旁边一位身高近两米碧眼金发的帅哥居然用朝鲜话和边检人员对话,这引起了我的好奇。在两个小时的边检手续完成之后,我知道了这位帅哥的身世:2011年他从挪威中学毕业后,来到朝鲜旅游,喜欢上了这里,于是留了下来,学会了朝鲜语,有了朝鲜女朋友,现在一家旅行社当导游。这次,他到中朝边界的丹东市,接上了一批欧洲游客,陪同他们去游览朝鲜。
  从新义州到平壤的火车上,透过车窗,我看到许多城市之间的公路都是沙石路,偶有一辆汽车开过,后面就扬起一股浓浓的灰尘,就像是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我所生活的兰州乡下一般。
  而从平壤到板门店的这段路,年久失修,车行其上,颠簸不已,它居然还是朝鲜最好的国道。我们乘坐的是一辆中国产的中巴车,车况陈旧,玻璃漏风。导游说,汽车就像是摇篮,刚好摇你入梦中。的确,它把我摇回到了遥远的少年时代。
  在朝鲜城镇间的公路上,难见公交车,骑自行车和步行是多数人的交通方式,偶尔看见骑摩托车的,感觉那人就是朝鲜的暴发户了。在我们的旅途中 ,我看到了几起百姓伸手拦车以及两次军人想搭便车的情况,可是我们的司机摁摁喇叭,加大油门,就一闪而过。
  看着车厢里空了一半的座位,我心想为何不顺道做个好事呢?
  平壤地铁是全世界最深的地铁,深入地下一百多米,兼做防空洞用。
  朝鲜战争都过去半个多世纪了,然而还没有解除战争状态。大街上随处可见军人,每个火车站都有军人把守,每一个铁路桥梁公路隧道口的小岗楼里,都会有一双警惕的眼睛在瞭望。
  防空洞是防止美国人袭击的,可是火车站怎么有这么多的军人呢?
  同行的一位游客说:火车站里的军人是防自己人的。朝鲜百姓生活太困难了,不防卫严一些,就会有饥民跑到火车上偷各种东西。
  仿佛昨日噩梦再现眼前:作为曾经的铁路中学教师,在上个世纪,在火车站偷抢的这样现象我是再也熟悉不过了。
  平壤大街上汽车很少,然而漂亮的女交警却很多。伴随着街头随风猎猎飘扬的朝鲜国旗,以及随处可见的巨大的领袖雕塑和壁画,导游给我们叙说着朝鲜世界第一高的凯旋门、最深的地铁、最高大的领袖雕像,以及其他许多第一,比如在东方国家里,朝鲜是太阳最先升起的地方,她的言语中充满着自豪感。
  我想了一下,好像日本的日出要比朝鲜早,但是,我没好意思提醒导游。
  我知道,过度自尊的本质要么是自卑,要么是无知。



  在我们到达朝鲜的那个晚上,导游就带领我们参观了万寿台纪念碑,面对金日成金正日两位领导人高大的镀金铜像,我让女儿豆豆和侄女乐乐上前献了一束鲜花,表达了我们对朝鲜人民的敬意以及对两位导游的谢意。我问导游两位领导人雕像的高度有多少米。导游说,伟人的高度是不能用数字来表述的。我笑着说到,你们对领袖的感情真是比山高,比海深啊。
  从导游纯真的眼神中,可以看出她们对自己领袖的真情挚感,毫不掺假。

  抗美援朝期间,不算伤亡的几十万志愿军,中国还花费了100多亿美元援助朝鲜。后来的经济援助也络绎不绝。但从1978年邓小平执政开始,情况就变了。邓小平关心自己国民的衣食住行,不太关心国际共产运动,中国开始面向大海春暖花开了。
  1978年邓小平访问朝鲜,朝方安排邓小平瞻仰金日成铜像。邓小平看着金光闪闪的铜像问:“这尊雕像的外表从头到脚花了多少亿元的黄金贴起来?”邓小平毫不客气的指责朝鲜政府把中国的援助用来修造贴金雕像,搞个人崇拜。
  从此,中国结束了对于朝鲜的大规模经济援助。
  据说,在上个世纪,朝鲜百姓的生活水准还是不低的。朝鲜乡村的民居都很有特色,看起来宽大气派,比我从北京到丹东一路上看到的许多趴趴房的东北民居好看了许多。现在朝鲜农村有些沧桑,城市显得很荒凉,一些民居的窗户玻璃碎了,就蒙上了塑料布。偶尔可以看到村口有台拖拉机,那还是公社的集体财产。
  集体主义制度,让朝鲜人的劳动生产激情还没有释放出来。
  但朝鲜也有许多让人感觉良好的地方:那里的空气没有污染,河流清澈,到处干干净净。朝鲜百姓看起来淳朴善良,公交车到站的时候,人们有序排队上车,而不是挤挤搡搡。
  在朝鲜火车站看到两个标语牌,我问导游其意义。
  导游说一块标语上写的是“伟大的领袖金正恩万岁”,另一块写的是“伟大的朝鲜劳动党万岁”。类似的标语,在朝鲜各地随处可见。
  一路上,我们那两位导游不停地给我们灌输“主体思想”,她们说人是自己命运的主人,而对朝鲜国家来说,金元帅是头,劳动党是躯体,朝鲜人民是手足,躯体和手足应当听从头脑的指挥。就像是父亲给人肉体的生命,金日成主席、金正日将军、金正恩元帅赐予人政治生命。如同在家庭中应当听从父亲的绝对领导一样,领袖是赐予人民政治生命的慈父,人民应当无条件地忠诚团结在领袖周围,应当忠孝领袖。
  ……
  导游讲的很卖力,可我在摇篮般的车上听着听着就睡着了,醒来后,看着导游略带失望的眼神,我有点不好意思了,就像是当年在大学里上政治课一样。

  学习了一点主体思想后,我倒是厘清了以前一个错误的认识:国人常常嘲笑朝鲜人把金正恩叫“爸爸”,给人一种献媚的感觉。到了朝鲜,我明白了这个“爸爸”是指他们精神上的引领者,如果翻译成西方语境里教父与神父一样的词汇,大概就不会有太多误解了。
  朝鲜2500万人口基本上都信仰主体思想,其他宗教信仰在朝鲜没有市场,朝鲜可以说是一个政教合一的国度了。
  2018年元旦上午快十一点钟的时候,我们乘车到达了妙香山的普贤寺。阳光灿烂,在山坡上绿松与残雪映衬下,这座有着上千年历史的老庙却显得冷冷清清。一位清清瘦瘦的老和尚见我们进来,就双手合十。
  我是游客,不是香客。在我的心中,一切真善美的东西都可以称之为佛。而且对于到庙里拜佛烧香这种形式,我不太在乎。但看到老和尚一脸的落寞与期盼,一种善念涌了出来。我花了十元钱,买了三只小香,许了三个大愿:祝福家人平安健康,祝福安幼事业一路顺风,祝福朝鲜半岛平安无事。
  礼佛完毕,老和尚说我烧的是普贤寺2018年的头柱香。当导游把这句话翻译给 我的时候,我有点不好意思了。在国内的一些寺院里,要烧新年头柱高香,那些老板们不烧个万儿八千的,似乎那里的佛都不会保佑他似的。
  看到上千年的普贤寺保存的完好无缺,我心中有了一些感动。虽然在主体思想的影响下,朝鲜的佛教徒从战争之前的300多万名迅速减少到不足1万名,但他们却没有革了传统文化的命,在朝鲜的国徽上,除了斧头镰刀外,还有一只毛笔。
  到朝鲜旅游,不是观光之旅,购物之行,倒像是来上一堂政治课。
  导游带领我们参观了众多政治景点,如凯旋门、万寿台纪念碑、万景台故居、金日成广场、主体思想塔、建党纪念塔、千里马铜像、停战谈判会场、中朝友谊塔、国际友谊展览馆。而普贤寺、科学馆、高丽博物馆、平壤69中学则是为数不多的几个普通游览项目,但其中也散发着浓浓的政治气氛。

  科学馆的支柱就是一个导弹的样子。在科学馆里,有几个朝鲜小朋友在玩电子游戏,我凑近了一看,他们玩的是战争游戏。同行的一位法国小伙子(他女朋友是中国人)用挺流利的汉语说到:他们在练习如何杀死美国人!
  在69中学,十几位中学生为我们八位游客表演了歌舞。节目虽然精彩,可学生们的表情却有些呆板,我想起了朝鲜电影《卖花姑娘》里那位的可怜楚楚的小花妮的模样。
  优美的歌舞表演完毕,有些游客给这些学生赠送了事先准备的文具等小礼品。我给他们带的糖果忘在了西山大酒店里,于是, 我拿出100 元钱送给了学校老师,老师有些惊慌地接受了我的心意。我知道100元人民币在朝鲜是个大数字,我们导游的月工资是5000朝币,如果换成了人民币,大概是十几块钱。
  朝鲜可以说是中国的小兄弟了,他们向中国学了许多,但只是学习了邓小平改革开放前的中国。在朝鲜听到的许多歌曲,虽然我们不知道它的内容是什么,但那熟悉的曲调,却可以把我们带回到上个世纪中叶。处处可见的领袖画像和塑像,顿时让人有了时空倒流的感受。乘火车的时候,我抬头看到了中国铁路路徽,再仔细一看,只是在中国铁路路徽的外面,多套了一个圈,就变成了朝鲜铁路路徽。
  在朝韩军事分界线上,看着两边手持步枪的威武士兵,我听着三八线那端韩国大喇叭在喊话,这边朝鲜大喇叭在播放民族音乐,估计两边的士兵天天听都听烦了。在一丝战争的紧张氛围中,不知道三八线附近的那些鸟儿们愿意飞到哪边去做窝?

  一位朝鲜军官给我们讲解了两边军事对垒的状况,述说着渴望统一祖国的愿望。这位军官居然比我们的导游更解游客心意,还同我们合影留念,令人喜出望外。
  在朝鲜旅游的时候,导游多次劝导我们不要随便拍摄,特别是不能拍摄街头的军人与衣衫褴褛的穷人,只容许我们在那些高大上的旅游景点拍照,我给她起了个绰号叫“李不拍导”,她也默默地接受了。
  人类是聪明的,能够飞到其他星球去探索宇宙文明之起源。
  人类是愚蠢的,做出了核武器将会炸毁自己赖以生存的蓝色星球。
  朝鲜的先军政治,保的是金家王朝,核武器是金元帅最有效的强心剂了。
  韩国首都汉城改名为首尔的时候,我曾猜想改名的原因是为了守护民族自尊心,避免“汉人的城”之误解,还是当时的汉城市长后来的韩国总统李明博有了金主席那样的伟大理想,意欲一统朝鲜半岛并成为其“首都”?

  半个世纪前,中国人民志愿军带着“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两个目标,协同朝鲜人民军与强大的联合国军作战,三方在朝鲜半岛上伤亡了近百万无辜的人后,联合国军把想统一朝鲜半岛的金日成军队打回到了三八线的北端,最后在板门店的这张桌子上签订了停火协议,从此朝韩两国兄弟分了家。
  联合国安理会2017年12月22日一致通过涉朝鲜第2397号决议,决定对朝鲜实施更严厉的制裁措施,将朝鲜每年只能进口200万桶精炼石油的限制进一步压减到每年50万桶以内,打击朝鲜的海上走私行为,要求各国立即、最迟必须在两年内,将所有在国外赚取收入的朝鲜劳工驱逐出境等。
  朝鲜人的生活变得雪上加霜了。
  在69中学看表演的那天,正是2017年的最后一天。看着楚楚动人的学生们,我突然对平壤这个名字有了一丝恐惧,平壤,难道它将被硝烟夷为平地?
  在三八线上,看着美丽的导游,我充满了担忧地问她是否担心战争爆发?
  她自信地说战争不可能打起来。看来,金元帅给了朝鲜人民足够的自信心。
  在我们这个旅行团里,有一位年轻的小伙子小刘,来自云南昆明,胖胖的体型很像金元帅,年龄也与金元帅相仿。去年到朝鲜旅行了一趟,回国后就自学了朝鲜语与朝鲜歌曲。这次再度走进朝鲜,一路听他的歌声和爽朗的笑声,不知道他青春的梦想可否在这里实现。
  正恩何以护百姓,平壤几时才菲茵?
  哥本哈根大学的一位中国留学生曾经问我:“董,你了解丹麦社会吗?”
  “只是一点皮毛,我想听听您的高见。”
  “丹麦有两大党派,他们为了成为执政党,就要设法讨好民众,争取民心。最终获得多数选票的人,女王玛格丽特二世给他授予为人民服务的权力。哪天他做的不好了,人民就会把选票投给另外一个竞争者。与此相反的例子是北朝鲜。”
  “可是金日成、金正日、金正恩只是劳动党的主席,玛格丽特二世却是女王啊,从名字上看,丹麦才是一个家天下的国度呢?”我半开玩笑地提出了这个问题。
  “丹麦女王玛格丽特二世只是世袭了自己家族千年延续的皇权,现在皇权已经变成了一种虚拟的权利象征,它更多体现出对历史文化的传承、对历史的尊重与纪念。而金家政权的世袭,则与政治从神权统治到君权统治(专制)到民权统治(民主)的世界发展潮流背道而驰。”
  我的目光超越了历史,想到了安徒生,人类需要充满了爱的童话故事。
  在上个世纪,丹麦人决定弃核,他们不仅放弃了核武器,甚至放弃了核电站。丹麦公益组织HPP建起了丹麦第一座风力发电车,现在,丹麦50%多的电力来自风力。那里的人们生活富裕,发明创造力极强,幸福指数全球第一。
  不同的制度,不同的理念,导致了国家与个人的不同命运。
  一念善成佛,一念恶入魔。

  2018年元旦,朝鲜人民的教父金元帅发表新年致辞:他将要派人参加韩国平昌冬季奥运会。
  朝鲜半岛上露出了和平的曙光,我从朝鲜电视上仔细端详这位年轻的金大元帅,他长得还是很帅的啊!
  2018,盼望金元帅率领朝鲜人民走向一条民生的康庄大道。
  祝福小刘在2018美梦成真;
  盼望普贤寺老和尚可以多收一点香火钱;
  盼望69中学的学生们能吃饱了肚子再跳舞;
  希望有机会可以带“李不拍导”走进安徒生童话世界里去尽情拍照;
  希望科学馆儿童电脑里的战争游戏能够变成哆啦A梦或者是米老鼠与唐老鸭!

上一条:北菲茵:我家大门常打开
下一条:已经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