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幼董瑞祥:董瑞祥之问vs钱学森之问 | 博鳌教育达人秀_安徒生国际幼儿师范学院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最新消息

安幼董瑞祥:董瑞祥之问vs钱学森之问 | 博鳌教育达人秀

2019/12/3 15:33:49|文章来源: 安徒生幼儿师范学院 www.and822.com|查看:

导读: 董瑞祥在2019博鳌教育论坛演讲...

本文转自《博鳌论坛组委会》

 

丹麦安徒生国际幼儿师范学院院长董瑞祥在博鳌教育达人秀

 

演讲视频可点击此处查看:https://v.qq.com/x/page/y3027g4spwv.html

 

2019年11月16日,2019博鳌教育论坛在海南博鳌亚洲论坛国际会议中心盛大举行。本届论坛的主题为“回归学习本质,共创教育生态”,来自海内外的富有教育情怀、追求教育梦想的优秀教育从业者、教育研究者、教育管理者、教育培训机构的负责人以及热心教育的各界人士,围绕主题,共同深入探讨学习的本质和家庭教育、学校教育、社会教育的创新,畅想新时代下的教育学习新生态。

 

本次论坛推出了一个非常有创意的栏目《博鳌教育达人秀》,经过认真挑选产生的8名教育达人,每人用9分钟分享了自己对教育的认识、实践和创新。参加分享的有戏剧导演叶逊谦、童书妈妈创始人三川玲、思可教育创始人马思延、爱家读书创始人刘旭静、丹麦安徒生国际幼儿师范学院院长董瑞祥、果糖思维阅读创始人陈玲玲、碳9资本创始人冯新、新精英生涯创始人古典等。他们分享的内容包括戏剧教育、写作教育、家庭教育、幼儿教育、认知跃迁、成长规划等。

 

董瑞祥在2019博鳌教育论坛演讲视频

 

以下为董瑞祥先生现场演讲速记稿,完整的内容请观看视频:

 

董瑞祥:刚刚听各位著名校长们演讲的时候,我脑海里出现了一首歌:“解放区的天是蓝蓝的天”。不幸的是,中国的教育在我的印象中是灰暗的。所以今天我的演讲,就是想给大家带来一个蓝蓝天的不一样感觉。

 

中国有一个著名之问是“钱学森之问”。当年钱学森给温总理说这个问题的时候,我脑海里却在想着另外一个问题:我们家的邻居养了一只小狗,这只狗每天都会出来在走廊里溜达一圈,并且常常伴随着一个固定动作:朝墙角撒一泡尿。

 

我发现狗撒完尿没人管,就回到家里拿出来墩布把尿迹擦干净。这样的动作我重复了许多次。

 

有一天狗撒完尿,让我看到了,正准备去拿墩布,又发现邻居出来了。于是,我谦卑地说:“您好,狗撒完尿你能不能擦干净啊?”这位女邻居把狗牵回去,并把门恶狠狠地关上:“你吃饱了撑的,管别人家闲事!”。

 

与这样的人为邻,让我感觉很郁闷。

 

影响我的幸福感的往往不是那些大科学家,而是身边的人们。于是,我也给总理写了一封信,问温总理:“如何能够培养出高素质的公民来?”

 

这个问题在我的心中萦绕了很久。

 

 

几年前在丹麦的时候,我发现有这么一幕情景:好多中国游客到丹麦买一样东西——Arla奶粉。我知道,现在很多国产奶粉品质并不差。可是国人对机器后面生产奶粉的人们不放心,对奶牛旁边的挤奶的人不放心。这不是牛的问题,一切都是人的问题。

 

这一箱Arla奶粉引出了我创办安徒生国际幼儿师范学院的想法,感谢老牛基金会和丹麦相关机构的支持,现在,这个想法已经变成了现实。

 

 

天下最容易的事是生孩子!

 

天赋人权两件事:吃饭,让自己活下去;生孩子,让人类延续下去。

 

天下最难的事是教孩子!

 

教孩子是一个技术活,需要极高的智慧,不是每个人都能干得好的!刚才有人提问几位校长是怎么教孩子的?他们是教育家,教育孩子自然有一套好方法。可是一般的人还真的不知道这些好方法。其实,很多国家的教育也搞得不好,比如中国的教育就有了一种灰蒙蒙的感觉。

 

 

我带大家看看世界范围内我眼见的几种教育方式:

 

这是我曾经工作过的纳米比亚,那里的教育特点是放养式的,孩子在幼儿园和小学里的许多时间都在玩,那里很安全,没有人贩子,孩子也没有学习压力,慢慢地,他们就长大了。

 

这张照片显示的是中国教育,一种圈养式的教育方式,这种方式培养的是工人、工程师,幸福指数比纳米比亚人低多了。

 

这是我长期生活过的国家-丹麦幼儿园拍摄的照片,我把这种儿童培养方式叫做教养方式,他们培养文明社会里的优秀公民和世界公民。丹麦人的培养方式具有“大时空观”。他们考虑的是在一生的时间内,如何让孩子们生活的更幸福。丹麦国家很小,但是很多丹麦人心很大,丹麦教育的空间也拉得很大,他们培养的是世界公民,他们挣全世界人的钱,为全世界人民服务。

 

 

中国人常说“不要输在起跑线上”。起跑线是什么?看看丹麦幼儿园的孩子们,爬高上低的!能够爬上树的孩子们,具备了许多能力,胆量和冒险意识,起跑线自然不会低。走路都怕摔跤的孩子们,已经输在了起跑线上!

 

 

网上有一个视频叫“驯兔记”,请大家百度一下,去看看这个视频。我们的思维从小被人约束住了,这个人可能就是自己的父母和老师。我们从小不许说这个、不许干那个(当然,违法乱纪的事情不可做),做事情往往只有一个标准答案,创造力就这样被磨灭了。我做这个PPT的时候,有人说你胆子好大啊,敢用“钱学森之问”来给你打“董瑞祥之问”打广告!

 

有这样想法的人,就像是我PPT上面的这一群獴,从众心理强,没有独立的思维。而我,则像是右下角的这些獴,它们各个特立独行。

 

 

社会和谐与世界和平需要好孩子、好公民。

 

丹麦是一个美好的国度,合理的教育导致了丹麦幸福指数连年排名世界前茅,那里社会和谐,夜不闭户,有很多“辛德贝格”式的世界好公民,丹麦人创造力也很强,有安徒生童话、乐高玩具、嘉士伯啤酒等世界著名品牌,只有570万人口的丹麦还出现了13个诺贝尔奖获得者,芬兰出现了4个,也不错。

 

丹麦教育就这样完美地回答了钱学森和董瑞祥之问。

 

导致丹麦社会美好的教育DNA在于三个人:

 

安徒生童话让人们的想象力丰富了;

 

格隆维教育理念让人们有了公德意识和公民意识;

 

哲学家祁克果(克尔郭克尔)让人生有了意义。

 

这三位丹麦人,影响了丹麦,影响了北欧,甚至影响了全世界!

 

当中国人认识了这三个人,一个美好国家的基因就植入了我们的脑海里!

 

AI很朦胧,未来不可测。

 

但是丹麦人认为教育应该有一个以不变应万变的核心内容,那就是:

 

健康的身体,顺畅的表达能力,与同伴的交往能力,基本的生存能力……独立、平等、想象力、好奇心、诚实、勇敢、同理心、共情力……

 

有了这些想法和做法的教育,就是好教育。

 

这些素养也是导致个人幸福、社会和谐、世界和平的基础。

 

从这幅照片中,你可以看出我的教育理想:在丹麦做全世界幼儿教师培训基地,培养世界公民的第一任教师!

 

 

这根沉重的木头,是昨天(演讲前一天)我在海边散步时捡的沉船木。有渔民说这五百年了,有人说五十年。这根木头给我一个很大的启发:

 

五百年前郑和下西洋,中国很强大;

 

五十年前,闭关锁国,中国人饭都吃不饱!

 

后来承蒙邓小平经济改革开放政策,中国经济有了迅速的进步。但是,在教育和社会文明等方面,我们还很落后,需要急起直追。

 

进步之道并不复杂,找对榜样,好好学习!

 

中国社会要进一步改革开放,要虚心向那些文明国家学习,比如丹麦。

 

我想成为一个摆渡现代文明的“船夫”,带更多的国人走进文明程度很高的安徒生童话世界里,并把现代文明带回中国,提升孩子们的幸福指数,为一个和谐的中国社会做点贡献。

 

到目前为止,安徒生国际幼儿师范学院做了这么几件事:

 

第一,约有四五百人直接和间接地去了丹麦感受那里合理的教育、发达的科技与和谐的社会,这个数字还在快速增长中;

 

第二,我们有很多产出,比如李镇西老师写的《教育的100种语言》;

 

第三,我们正在培养世界公民的第一任老师!

 

 

博鳌论坛会场外面“培养世界公民的第一任老师”的旌旗正在风中飘扬,这是我正在努力做的事情。与这个口号合影时,我脸不红心不跳,因为我知道自己正在全力以赴地做这样的好事。

 

这是洛阳启明星幼儿园园长路芳的活动照片。去丹麦安幼学习之前,启明星幼儿园孩子学数学学语文学习各种知识,忙的不亦乐乎,可是孩子脸上难得见到笑容。路芳从安幼学习回来后,铲掉了幼儿园里有毒的塑胶场地,换上了河沙,挖出了运河,孩子们在里面摸到了泥鳅,挖出了“金子”,掏出了土豆。他们还发明了许多适合孩子的游戏活动,孩子玩的不亦乐乎,幸福的感受从他们的脸上一览无余。

 

 

这样的孩子,不仅幸福指数高,创造力强,还将会成为世界好公民!

 

这就是我们安徒生国际幼儿师范学院正在做的一件有价值的事情!

 

欢迎大家有机会走进安徒生童话世界里,去感受一种美好教育理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