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远香:根植于社会对话网络中的丹麦幼儿教育机构--丹麦幼儿教育机构走访印象_安徒生国际幼儿师范学院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学员视角四

李远香:根植于社会对话网络中的丹麦幼儿教育机构--丹麦幼儿教育机构走访印象

2019/12/11 14:26:34|文章来源: 安徒生幼儿师范学院 www.and822.com|查看:

导读: 丹麦幼儿教育根植于社会对话网络之中,幼儿园和幼儿教师,以及儿童和家长都不是孤岛,在丰富的社会对话和网络建构中,丹麦形成了有共识的儿童发展观,在尊重儿童价值、多元开放办学和民主平等的公民参与中,实现了儿童的社会化早期教育学习。丹麦作为全世界幸福指数最高的国家,一定是先实现了儿童的幸福,才有家庭和社区的幸福,最后才是国家的幸福指数。...

北京四环游戏幼儿园  李远香  安幼四期

在老牛基金会支持下,安徒生国际幼儿师范第四期丹麦交流项目走访了多家丹麦幼儿教育机构,让中国幼教从业者真实地看到丹麦幼儿教育机构的各种细节,感受到丹麦倡导和践行的幼儿社会教育学习价值观,以及背后的尊重儿童、多元开放办学和民主平等的公民参与。

第一站:KLEIMENS 幼儿园:非盈利的家长董事会幼儿园

安幼四期第一站走访的是奥登塞 KLEIMENS 幼儿园,按照既定时间抵达后,我们直接去了安排好的教室,欣赏指定班级的课程活动:幻想之旅。

一场自自然然的幻想之旅:尊重儿童个性

安排开展幻想之旅这个班级的孩子都在 4-5 岁,一共有 10 名孩子左右。班级教室的门上贴着我们参访团队的一张合影,照片下面有对应的丹麦文字解释我们来访,这个小小细节体现了幼儿园对孩子的尊重,也为我们接下来进入班级观摩互动打下了基础。

幻想之旅是老师和孩子们一起的角色扮演和故事创编,主班老师会先问孩子们希望扮演什么角色?孩子们光脚席地而坐,单独坐在书柜拐角的小男孩第一个回答:说自己要扮演蜘蛛侠。

其他的孩子们有的想扮演小兔子,有的想扮演小猫咪,还有小朋友什么也不想扮演。老师会结合孩子们想扮演的角色,带着孩子们一起创编故事,比如有城堡,有英雄,有守卫者等各种角色。孩子们的语言动作都是自发的,老师不会去催促,老师就坐在孩子们中间,非常投入地和孩子们一起创编故事,会为孩子机智回答而哈哈大笑,会踮起脚帮助孩子打拍子, 老师的认真投入让孩子们的状态非常自然,孩子们用自己喜欢的各种小动物动作,和小伙伴起跳跃和对话,孩子们从地板跑到城堡(城堡是用沙发代替),孩子们自发地继续创编城堡里面的故事,有个小男孩在沙发上自己就拿起绘本来看,其他孩子继续。有三个女孩一直坐在一起,不愿意参与之前的角色扮演,但是当孩子们从城堡出来,开始地板上蹦蹦跳跳的时候,老师会鼓励活跃的孩子去邀请这“三只小猫咪”一起参加,有好几轮的互动之后,“三只小猫咪”也加入幻想之旅。

从一般幼教常规经验来讲,这些孩子面临近 30 人外来采访人员,现场自编自创“幻想之旅”,是有难度的,但是老师和孩子们最难得的是“自自然然”,而且能够感受到孩子们和老师之间互动的现场自发性,这说明在日常教育活动中,孩子们和老师的关系是平等和相互尊重的,而且孩子们内心是有力量的,孩子们愿意并且敢于表达自己,不用担心“我会出错, 或者我出错了怎么办”,只有在师生关系和孩子内心有力量之后,才能有这么自然和精彩的幻想之旅。

我们不特别:非盈利的家长董事会幼儿园

KLEIMENS 幼儿园是一所社区非盈利幼儿园,董事会成员由家长组成,园长介绍说:丹麦有三种幼儿园形式:公立幼儿园、私立幼儿园和非盈利幼儿园,但是这只是办学形式和特色不同,家长缴费差别很小,因为每个儿童都享受有政府补贴,需要家长出的这部分不多, 这应该是丹麦高福利国家对幼儿教育资源均等化的影响,估计对我国的“天价幼儿园”现象闻所未闻吧。

丹麦幼儿园虽然有公立 私立 非盈利三大种形式,但是无一例外都享受政府补贴,都遵守幼教福利事业的一般共识,都重视户外游戏和家庭参与。

两届男园长的新老交替:打破幼儿老师性别刻板成见

KLEMENS 幼儿园园长是一位男士,他在这所幼儿园工作了 20 多年,2015 年 8 月底就要退休了。马上就要退休的老园长有博士学位,曾经在大学工作,妻子病逝多年,他是单亲爸爸养大俩闺女,俩闺女分别 27 岁和 24 岁,事业有成。

新接受园长工作的 Mark 就住附近,俩娃都在幼儿园上学,他是从家长逐步参与幼儿园工作的,得到幼儿园家长认可被推举为园长,这一点和我本人在四环游戏小组的经历很相似。

环保要从娃娃抓起:幼儿园外的垃圾分类

KLEMENS 幼儿园有特别大的后院子,整个院子有上坡、篝火小屋、有沙池、有菜园, 孩子们光脚在各个喜欢的户外活动空间游戏。

丹麦孩子与自然的连接不仅体现在广阔和充足的户外空间,还体现在幼儿园外面的垃圾分类和回收工作上,KLEMENS 幼儿园老园长给我们展示园所外的分类垃圾桶,垃圾分类和回收利用渗透到孩子们的一日园所生活之中。这样长大的孩子不是温室的花朵,而是从小就将自然环保成为内化为一种习惯,要实现这一点,需要幼儿教育机构有开放和环保的教育理念,不是机械地学习自然环保课程,而是将自然环保融入到孩子的游戏和生活中去。

第二站:森林幼儿园:公立幼儿园的网络搭建作用

森林幼儿园是丹麦奥登塞市的一家公立幼儿园,不是设立在森林里的幼儿园,但是步行可以走到森林。森林幼儿园入口处的招牌用剪影画的形式说明了森林幼儿园的幼儿教育服务内容。

公立幼儿园为家庭日托提供能力支持接待我们的 Mette 女士是这家幼儿园园长,也是奥登塞市幼教科科长和市议员,Mette 女士负责奥登塞市一共家幼儿园的督导工作,森林幼儿园是附近社区的枢纽型公立幼儿园。

园长介绍这张图是森林幼儿园大门口的园所标志,从左到右,最左边的标识有坐在推车里的小婴儿,也有妈妈抱着孩子,表明森林幼儿园既提供日托服务,同时也为妈妈家庭日托中心提供支援;最右边的图是大小孩子一起玩耍,表明森林幼儿园提供混龄学前教育服务; 最中间的是左右两幅图合二为一,彰显森林幼儿园作为区域公立幼儿园的多重功能,不仅园所自身提供日托和学前教育,同时为区域妈妈日托中心提供能力建设。

当天是周五上午,日托班有附近的家庭日托中心的爸爸妈妈带孩子来园参加园所日托班级活动。每个家庭日托中心不能超过五个孩子,孩子年龄在 6 个月到 2 岁 10 个月之间,这五个孩子享有政府日托补贴;家庭日托的妈妈老师要接受培训和监管。

每个周五上午家庭日托的爸爸妈妈受邀带宝宝来森林幼儿园参加活动,方便家长和宝宝了解机构托幼的情况。日托宝宝们的教室有合适宝宝高度的门玻璃,学前孩子们的教室有各种玻璃窗,方便宝宝的内外互动。人家幼儿园老师没有那么苦逼每天森林幼儿园的孩子们大部分时间都是在户外活动,没有不合适的天气,只有不合适的衣服。在衣帽间,每个孩子都有外出游戏服,老师会适当提供换衣服辅助。衣帽间地上都有沙土,而非一尘不染。

Mette 园长强调老师工作不是写常规套话教案,而是要和孩子互动对话;不是提前规定好孩子的活动内容,而是支持孩子的活动选择,和孩子一起发现游戏的魅力。另外老师作为园所团队的一份子,彼此习惯以民主形式参与园所所有事情,不是任何人的一言堂。看到老师们和孩子们在户外场地的轻松互动,禁不住让同行的国内同行感叹:人家老师手里抱着一杯热咖啡,多么悠闲地享受工作,而我们国内幼儿老师恨不得上班时间小跑着推进所有事,这中间的差别极其原因值得探究。

第三站:奥登塞 REMIDA 中心 :在丹麦体验瑞吉欧

REMIDA 是一位古希腊国王的名字,希望自己能点石成金,但是真的拥有点石成金的魔力之后,幡然醒悟,认为万物自有其形其灵,不用刻意去改变。

REMIDA 废弃物利用中心遍布欧洲多个国家,仅丹麦就有 5 家 REMIDA 废弃物利用中心在 2000 年,意大利 REMIDA 废弃物利用中心开始和意大利艾米莉亚?瑞吉欧合作,将 REMIDA 作为意大利艾米莉亚?瑞吉欧一个儿童教育项目。

艾米莉亚?瑞吉欧的 REMIDA 项目珍惜儿童的内在动机和创造力,充分利用社区环保无毒的废弃材料,让儿童参与这些材料的再利用和再创造,在此过程中促进儿童意见的交流和经验的共享,培养和传递可持续发展价值观。

奥登塞 REMIDA 中心接待我们的是近 80 高龄的 Karin 女士,1993 年,丹麦的 Karin 女士开始从意大利 Reggio 引进 REMIDA 项目,Karin25 年以来持续贡献于丹麦的 REMIDA 项目, 今天给我们分享的时候,不仅介绍 REMIDA 项目,更多的是在展现瑞吉欧幼儿教育理念和实践在丹麦的应用。

Karin 女士介绍了瑞吉欧的经典课程,如楼梯和影子的儿童生成课程,强调了研究在教师成长中的作用,向我们展示了 1989 年和 1993 年瑞吉欧创始人马古拉奇来奥登塞的谈话录,以及其他瑞吉欧的经典书籍。

但是 Karin 女士一直强调引进 REMIDA 项目以及瑞吉欧一定要契合丹麦教育体系和丹麦国家社会关系,不能疙疙瘩瘩;REMIDA 的儿童参与项目一定要促进和政治家-社群-家庭

-孩子之间的对话,这些广泛社会对话的过程就是民主参与过程,让孩子们从小懂得如何成为未来的丹麦公民。

这样的反思非常重要,中国很多人和机构都在引进国际幼儿教育流派,但是是否管促进中国不同阶层不同团体和个人的社会对话,是否真的关联到公民培养,是否让儿童教育和紧迫的社会环境问题相关联,这些问题不容乐观。

在遥远的丹麦奥登赛 REMIDA 中心,大约一半以上的废旧材料来自中国制造和中国制造, 真的觉得中国应该在社区建设类似 REMIDA 这样的废旧材料回收利用中心,让可持续发展- 儿童教育-社区营造-更大范围更深层次的社会对话在未来的中国 REMIDA 中心成为现实!

第四站:奥登塞儿童之家:大自然的孩儿们!

最后一站走访的是奥登塞儿童之家,这是一所还在修建中的幼儿园,园长老师给我们展示了规划图,这所幼儿园是名副其实建在森林之中的幼儿园,一共有 13 所花园,园长说: 之所以有这样的安排,是因为丹麦婴幼儿遭受的压力越来越大,而且电子产品让孩子和大自然不再亲密。听到这些,同行的中国幼教同行哑然失笑,因为我们觉得丹麦的孩子已经很幸福了,应该不至于压力很大。
园长老师说规划中的 13 个花园,有菜园,有花园,其中有一个花园就叫祖母的玫瑰园, 希望现在的孩子们能够回忆家里祖母的花园,有更多的家庭回忆和传承。

幼儿园全部建好还需要 2 年时间,但是已经有 40 多名孩子在这里上学,并且孩子们会一起参与花园和幼儿园的建设,其中有一个户外玻璃屋子,这里面将会保留一些施工建设的机器和工具,让孩子们充份体会和参与自己幼儿园的建设。

在奥登塞儿童之家的孩子们是大自然的孩儿们!他们可以爬高攀低,可以去森林翻土种植,可以去搭建树屋,一路上孩子们陪着我们在森林里穿越,那么灵巧熟练,宛如森林中的小精灵!

之前参访别的机构,同行老师们都会问:你们的课程设置是什么样的?谁来考核你们老师?在奥登塞儿童之家参访过程中,没有人再问这些问题,因为我们心里在想,为什么中国的幼儿不能享受美丽的大自然?为什么我们的孩子不能更幸福一点?

同行的年届六十的丁老师感慨说:我本应该是丹麦的孩子!我心里更是各种滋味,作为母亲,作为园长,作为幼教老师,这种感受就如同热恋中的人看到美景,吃到了美食,最大的愿望就是自己所爱的人能一起看美景吃美食,一起共度美好时光。当时心里的感受只能与此比拟!只能尽可能地推动改变,让我自己所从事的工作,所创设的环境,能无愧于我们的孩子,无愧于我们所生活的世界!

总结:根植于社会对话网络中的丹麦幼儿教育,我们应该思考,中国作为发展中大国和世界工厂,我们还缺少什么?

我们缺少的是社会不同部分以及不同主体之间的有意义的社会对话以及网络搭建工作(networking),反映在教育上的病症是:教育与社会脱节,社会议题无法生成有价值的教育活动,人才培养和未来社会需求无法契合,从儿童早期教育开始,让儿童早期发展脱离社会和社区,让幼儿教育机构成为某种意义上的孤岛。

安徒生国际幼儿师范院长 Morgen 先生为安幼四期学员做了主题为“北欧国家儿童早期社会教育学习”的主题演讲,他强调:幼儿必须参与到周围的世界中去,幼儿教育应该支持孩子们与他人一起参与复杂的社会日常生活,通过支持孩子们的日常生活来促进儿童发展;幼儿教育需要为儿童创造支持性环境和丰富的经验和体验经历,尊重和支持儿童将游戏作为一种存在方式,孩子们不会因为他们想学习而去玩耍,但他们从玩耍中‘学习’是一定自然产生的

参访丹麦幼儿教育机构得以管中窥豹,得以佐证安幼 Morgen 园长关于儿童社会化教育学习的理论,在丹麦,最大的感受就是丹麦幼教理念和办学质量的均等化,以及幼儿教育能力建设和社会对话网络搭建工作(networking)如此丰富多彩。

幼儿教育领域的社会对话和网络搭建工作体现在方方面面,不仅有家长董事会制度,也有政府督学这样的职位安排,还有公立园和家庭日托之间的连接机制,也有 Reggio 理念的本土化,所有幼教机构作为儿童的社会化学习机构,不是孤岛,而是广泛社会联接和教育对话的参与者。在这样丰富的社会对话网络中,很难想象会出现中国当下弥漫全社会的幼儿园虐恐慌童和幼儿教育不信任的社会氛围。

因此,丹麦幼儿教育根植于社会对话网络之中,幼儿园和幼儿教师,以及儿童和家长都不是孤岛,在丰富的社会对话和网络建构中,丹麦形成了有共识的儿童发展观,在尊重儿童价值、多元开放办学和民主平等的公民参与中,实现了儿童的社会化早期教育学习。丹麦作为全世界幸福指数最高的国家,一定是先实现了儿童的幸福,才有家庭和社区的幸福,最后才是国家的幸福指数。

离开丹麦已经快一个月了,最不能忘记的是丹麦家家户户窗户,因为每一家的窗户里面都有鲜花和蜡烛,都有美丽的花瓶和烛台。

如果说幼儿教育是了解一个国家和民族的窗口,我想安幼四期的丹麦幼教考察之旅给我这样的中国幼教人,打开了一扇窗户,让我得以感受和学习丹麦幼儿教育的独特之处。这样的机会来之不易,感谢老牛基金会的支持安幼开展中国幼教人才项目,希望老牛基金会通过该项目启发更多的中国幼教人。

感谢安幼的董瑞祥院长,是你的锲而不舍让这一切成为可能,是你让我们把梦从北京做到了北菲茵!感谢赵老师从出发到回程的各个环节的细心关照。

感谢接待我们的北菲茵民众学校的Morgen 院长、大小LISA 老师,还有我们亲爱的ANN, 安幼四期项目因为你们的精心周到安排而非常完美,可以回忆的滋味和画面太多太多,本总结主要写丹麦幼儿教育机构了,我回头再记下安幼四期的生活和交往片段,让我们一起长长久久地回忆。

感谢和安幼四期每一位学员的相遇,三人行必有我师焉!Everything begins when people meet!

最后送我们去机场是民众学院的老司机,他不会讲英文,帮我们卸下行李,送我们进去机场里面,带我们去海关退税,最后彼此握手道别,我感觉到他粗糙大手的力量和温度,给了我一个人返程回京的温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