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健老师_安徒生幼师奖
位置:首页 》 获奖者风采

康健老师

发布:2021/12/31 0:16:48  来源: 安徒生教师奖www.and822.com  浏览:

摘要: 向"首届安徒生教师奖"获奖者康健老师致敬!

康健是原北大附中校长、美丽乡村学校联盟创始人。




康健老师关注教育改革,创办多所新学校、幼儿园(石家庄、黄山、张家口、北京明悦学校)。参与公益事业,曾任美丽中国公益组织首席教育官,创办云南楚雄东瓜镇兴隆村分众美丽小学和大理微山县新平哔哩哔哩美丽小学。

云南省楚雄市兴隆村美丽小学教师邱敉佳用一首诗给康健老师做了个素描:

他可能是锡兵,一直坚定地和孩子们走在一起;
他可能是夜莺,咏唱着让学习回归生活的歌曲。

在他眼里,无论哪里的儿童,都应该被当作豌豆上的公主,用最温软的床褥守护一个温馨的梦。

他叫做康健,总拿自己的名字和娃娃们打趣,说你们听了就绝不会忘。

的确,我们绝不能忘记,关注儿童的发展,就从最朴素的“健康”做起。

似乎中国的基础教育缺的就是健康了,所以2021年有了影响力巨大的“双减”政策,这说明,康老师早就做了一件正确的事情!


康健 | 看懂一所学校,就看这“三张表”


校长要坚守住办学底线,才有更多的创新

 

我当校长的时候,觉得老师们也好,学校也好,都希望有很多新鲜的经验,新鲜的教育教学的方法,那么它有没有底线?有没有方向?我很希望学校非常民主,希望老师们有很多创新,有很多的经验,但是,办学就要守住底线、端正方向。

 

当时,我制定了三条底线标准——第一,生命健康不可突破;第二,权利和人格不可突破;第三,个性和自主性不可突破。

 

这三条底线原则告诉你,你可以用各种方法,但是你不能伤害学生的健康;你可以用各种各样的方式,但是你不能侮辱孩子的权利和人格;当然孩子们也有很多自主成长的机会也是不可剥夺的。所以,他们的个性,他们的自主性、差异性、发展性也是非常重要的。

 

谈到学校的时间,我觉得,在所有的教育资源当中,时间资源可以排在首位。如何支配学校的时间和空间,对于办学者来说是一个很大的考验,每天的上课的时间到底有多少,现在比较流行的一种课表,我也不知道是哪家创造的,上午5节、下午4节、晚上4节,我把这种课表称之为“极限型课表”。就是说,你把所有孩子们“睁眼”的时间都放在教室里了。当然,孩子们除了上课,还有别的需求,还有休息的需求,还有睡眠的需求,还有自由的需求。因此,在学校里边该如何支配时间,其实是非常考验每一个办学者的。

 

用三张表来看懂一所学校

 

有一个说法,就是说可以用三张表来看懂一所学校——第一张表是学校的校历表,看你这一学期一学年的时间是怎么安排的;第二张表是作息表,看你家孩子们几点钟起床,几点钟睡觉,中间的时间怎么分配;第三张表就是课程表。

 

为什么说拿这三张表就能看懂一所学校?这是一个非常专业的问题。从学校的课表里,你可以看到什么?你可以看到权重在哪里,什么东西占的分最多,什么东西占的时间最多,什么东西没有了。你可以看到背后办学的理念和方向。

 

比如说,一个小学生,一个初中生或者高中生,他们的作息时间表应该是一样的吗?现在中小学的课表几乎都是一样的,几点钟上学、几点钟放学都是一样的。而且我们的作息时间表里边,可以看到孩子们时间之间的衔接是非常紧的。有人说,学校里的孩子们是世界上最忙碌的人。在这样一个时间的安排里面,到底最后带来什么?

 

国外很多人都关注时间对孩子们学习的影响,关注时间分配对健康的影响。在100年前,美国公立学校体制刚刚建立的时候,就有人对美国学校的学习时间作过调查。在19世纪早期,美国推行一种“卡内基学时”,即每一个卡内基单位代表120小时的学时,用以强化学习时间。当时,很多专业人士表示担忧,就是说,学生过多的课时、过度的学习会对美国的孩子的健康产生不利的影响。调查之后,发表了一个报告说“过度增加学生的上课时间会影响孩子们的健康”。后来这个“卡内基学时”就被取消了,并采取措施来减少上课的时间。

 

 

我们国家的学习时间在全世界来说应该是最长的国家之一。全年大概有220天(不算额外加课),欧洲国家,美国大部分时间在180天甚至小于180天,这个时间的长短,对孩子们的健康的影响,是值得大家关注的。

 

一个称作学校的地方:学校的学习时间到底占用多少是合理

 

到了上个世纪60、70年代的时候,美国在调查国家处在危机中、教育存在问题的时候,“学校的学习时间,上课的学习时间到底占用多少是合理”特别作为一个评价学校教育质量的维度,作为一个指标来调查。学校时间不是一个简单的分配问题,这里边有很大的学问,当时美国人做了调查以后写了一本报告,这个报告后来定名为《一个称作学校的地方》。这是一本很厚的书,我也推荐给大家读,大家也可以去读一读,想一想。

 

 

这本书里边用大量的篇幅说到学校的时间问题,我想以后我们也有时间的话,我们也跟大家一起来再来从专业的角度来分析一下,到底我们应该怎么上课,怎么做作业,花多少时间去睡眠才是合理的,睡眠对一个儿童的健康的影响到底有多大。我觉得,这是个值得我们去做一篇大文章,去更深入探讨时间的分配问题。

 

当时美国的一堂课的教学时间大概在多少时间?这本书认为比较好的学校是27分钟。当然一堂课到底多少分钟,我们不可能下一个非常简单的结论,或者用一个简单的标准说就怎么样,因为上课的目标不一样,课型不一样,学科不一样,它的时间分配就不一样,但是,决定一堂课的重要标准是课堂教学时间的有效性。在我们国家的课堂上的有效教学时间是多少?是不是我们用了大量的时间,可是其效果并不好,反而造成了不良的后果。

 

孩子们的不良学习习惯,是在做作业的时候养成的

 

用的时间多,教学的效果就一定会好?用的学习时间多,学习的结果就一定会好?比如说,中国学生的作业时间在全世界范围内都是比较多的。但是,繁冗的作业也是造成现在孩子们诸多不良习惯的诱因之一,是造成精神和生理负担很重要的一个因素。

 

留作业是教师天然的、合理的权利,不留作业就下不了课。而且每个留作业的人都是自顾自,结果所有学科加在一起,孩子做作业时间就非常多。殊不知,学生回家做作业的时候,也是他们养成习惯,或者是让他们学会学习非常重要的一个环节。为什么?那是他们在自由自觉的状态下来进行的,不像上课。

 

 

据我所知,现在孩子们大量的不良的学习习惯,是在做作业的时候养成的。因为每天有写不完的作业,孩子们就非常厌倦,他的学习兴趣在做作业的时候常常降到最低。很多孩子在家里做作业的时候,东摸摸西看看,拖拖拉拉,神不守舍,注意力严重地丧失。可是老师看到的只是纸面上的成绩,或者是对错,没有看到孩子们做作业的背后的学习习惯和成长过程。

 

当我们谈到孩子们健康的时候,我建议,要从更专业的角度、更整体的高度、更系统的维度来对这些问题进行梳理和判断,并找到合理的解决办法。

 

诚然,现在整个教育,由于应试的关系,由于我们现在重点学校资源不均衡的关系,很难缓解孩子们的竞争的压力、排名的压力、学习的压力。再加上现在招生过程的各种特权,那些掐尖、抢生源的各种现象的存在,整个社会都处在很大的压力之下,一环套一环,哪一环的压力都不小,都很难从整体、系统“内卷”化中解脱出来。

 

关于《健谈教育》

 

《健谈教育》是由21世纪教育研究院旗下教育思想网推出的专题节目。志于通过分享康健教授对教育的系统性思考,以及其数十年在教育一线的教学和管理经验,启发学校管理者、教师以及社会公众回到教育的初心,共同关注青少年健康成长。

 

康 健

 

北京大学教育学院教授,前北大附中校长。1985年美国俄亥俄州肯特州立大学访问学者。90年代参与国家基础教育课程改革方案的设计,时任教育部基础教育课程改革专家组成员。曾任中国教育学会高中教育专业委员会副理事长,现任高中专业委员会名誉副理事长。教育部师范司“国培计划”综合实践活动课程培训专家,教育部全国教师教育课程资源专家委员会综合实践工作委员会委员。长期关注偏远乡村教育,联合公益机构“美丽中国”在云南楚雄创办分众美丽小学,任创校校长。

 


上一条:肖诗坚老师
下一条:胡华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