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第一次在童话剧​里面当上了“国王”——丹麦安徒生国际幼儿师范学院访学日记(10)_安徒生国际幼儿师范学院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李镇西老师专栏

我第一次在童话剧​里面当上了“国王”——丹麦安徒生国际幼儿师范学院访学日记(10)

2018/4/25 15:04:11|文章来源: 安徒生幼儿师范学院 www.and822.com|查看:

导读: 访学日记10...

 

 

  2018年3月20日 星期二 晴

 

  早晨五点醒来,出门想看看天上有没有星星,结果一看,星星倒是有,但比较稀疏,因为天空已经微微泛白了。我决定到外面去晨练,在路上拍日出。

 

  朦朦胧胧中,我沿着公路朝东走,走着走着天渐渐亮了。在一片辽阔的原野前,看到远方的地平线呈绯红色,我知道那是太阳升起的地方。房屋、树木、输电线铁塔、太阳能风车……都在东方的天幕上划出美丽的剪影,天上不时有一只或一群鸟儿飞过,天地之间顿时有了生命的气息。

 

  渐渐地,东方的天际线冒出一点金色的弧线,我意识到太阳正在升腾。赶紧站在路边,以一棵树作为支撑点固定长焦镜头,眼睛一动不动对准那个金色的弧线,不,已经不是弧线,而是半圆,转眼间太阳便跃上天空,世界一片辉煌。

 

 

  看到如此辉煌的日出,这是我到丹麦最壮丽的收获。

 

  今天来给我们上课的是一位叫Lisa的女教师,她带来许多服装。这些五颜六色的服装整整齐齐地挂在衣架上,放在教室的墙边,我顿时感到我置身于服装店。

 

  这些服装是她的道具。她今天打算用体验式的教学方式让我们感受丹麦的童话教学。

 

  正式上课前,Lisa让我们围成一圈先做几个游戏放松,我们跟着她的手势比着各种动作,煞是有趣。然后她让我们每一个人简单介绍一下自己。当轮到我的时候,我说:“My name is Lizhenxi.I come form Chengdu.I am an old teacher,a middleschool teacher. Thank you!”这是我第一次说英语,大家给我掌声鼓励。

 

  开始讲课了。Lisa先讲了一些理论,其实也不是纯理论,叫“观点”更准确一些。Lisa出示一张照片,照片上孩子们正在大雨中玩儿。Lisa说:“不论刮风下雨,孩子们都照样在外面玩。这是丹麦幼儿园常见的情景。所有的恶劣天气孩子们都可以在外面玩儿,一年四季都是如此。没有不好的天气,只有不适合的穿着。”

 

  然后Lisa根据她所掌握的信息比较丹麦和中国的幼儿教育,她一再声明,她的理解可能不准确,欢迎我们批评指正。她说——

 

  丹麦的老师和成人要去倾听和关注每一个孩子,中国的教师关注的是听话的好孩子。

 

  不管你在什么地方,都可以关注到每一个孩子,关注他们的成长过程,这是过程导向。中国的教育更多的是结果导向,比如老师会想,我这个学年必须要达到什么目标,识字能力,英文能力,等等。

 

  在丹麦成人和孩子是互相尊重的,是互动的;在中国更多的是成人教授孩子。

 

  丹麦幼儿园更多的是成人和儿童的合作,老师和家长在意的是让孩子做最好的自己,让生活充满乐趣;中国更多的是竞争,包括幼儿之间、教师之间。老师要求孩子追求“第一”,做群体里最好的。这样就产生了竞争,包括幼儿之间、教师之间、幼儿园之间,有太多的比赛和排名打分,太多的“小红花”,这样比较的结果,就比较累心了!

 

  ……

 

  听了Lisa对中国幼儿教育的理解,虽然也觉得有的地方不是太准确,比如中国也提倡关注每一个孩子,而且不少老师也做到了,但总体上说,她对中丹两国幼儿教育的不同点还是概括的比较中肯。她还说到了中国幼儿教育(还不仅仅是幼儿教育)的弊端。

 

  (Lisa在上课时讲述了以下两部分内容)

 

  内容1:

 

  Lisa给我们讲了“Anerkendende(为丹麦语,包含欣赏、认同、接受、承认、包容、尊重、共情的意思,用某一个特定的中文名词不能准确说明)p?dagogik(教育学)”,并做了简单的解释:

 

  Anerkendende教育学的基础是挪威心理学家安妮·利斯·勒维·施比(Anne Lise L?vlie Schibbye)的理论。Anerkendende教育学提供了一种与其他人建立关系的特殊方法,既认同关系。 当我们建立这种关系时,需要呈现五个要素:1.理解和同情;2.认识自我;3.确认;4.开放;5.自我反思和设定边界。

 

  如一个孩子与另外一个孩子抢玩具:需要接受冲突事实,承认事情的发生,明确自我感受,理解对方感受,依据经验应对,总结并积累。

 

  这意味着需要将自己放在对方的位置,承认对方,并愿意接受不同的出发点和看法。既换位思考,承认不同。

 

  处理这种关系时,需要设定自己的边界并反思,使参与到关系里的各方,都能够感觉舒适从而获得安全感。

 

  这种关系运用在成年人与孩子之间时,是一种不对称关系。成年人具有定义权,可以制定规则、确定对与错、判断是否合法等。因此成年人需对关系的质量和结果负有完全责任,这是至关重要的!

 

  内容2:

 

  六个教育学习主题:

 

  多才多艺的个人发展(让孩子在活动和游戏中全面发展)

 

  社交能力和包容性(在活动中培养他们的这些能力和品质)

 

  语言发展(在沟通过程中自然发展)

 

  身体和运动(发展起身体运动的能力)

 

  自然和自然现象(在活动中认识自然和自然现象)

 

  文化表现形式和价值(了解文化的表现形式和价值)

 

  这些翻译成中文不是太好理解,比如“认同教育”,她解释是“包容差异”的意思,但怎么会用“识别”呢?还有其他的句子,也比较别扭。

 

  接下来她讲了她为什么要做演出服装的原因。她说她以前是学经济的,但喜欢动手制作。她做演出服装,女儿小时候也教她做。八年后重返幼儿园,那些服装还在使用。后来我开始研究做演出服装。她发现孩子们穿上这些服装时,有一些故事发生了。“我想知道孩子们穿上这些衣服脑子里在想什么。”她说,“我发现穿上演出服装后,孩子发生了变化,因为服装是童话中人物的服装,所以孩子会和人物发生奇妙的关系,有的孩子会变得自信起来。甚至会改善孩子之间的关系,比如曾经有两个女孩从来不一起玩,但穿上演出服装后,聊得非常开心。在演出时,我们要关注每一个人。有一次演出过程中,有一个孩子不开心,也没参与进来。老师就专门给他一个鱼的道具,说你帮我照顾一下这条鱼。这就不但给孩子以关心,还给她以和尊严。虽然这是一个游戏,但我们要接纳包容每一个孩子,包括不在状态的孩子。”

 

  她强调了“玩”的意义,说:“有家长问,你们在幼儿园一直玩,做其他事没有?我们回答,玩本身就是学习。孩子不会为了学习去玩,然而学习可以在玩耍中自然产生。但我们不是瞎玩,而是在老师的指导下玩。”

 

  课间休息后,老师让我们穿上安徒生童话《打火匣》的演出服装,让我们选一个角色的服装穿上体验一下。一下子教室里热闹起来,大家都选了一件角色衣服穿上,开心极了,好像又回到孩子状态。我选的是国王的服装穿上。

 

  然后,她拿出安徒生童话《打火匣》的一张图,发给我们每一个人,说:“我以《打火匣》为例。这是玩的地图,通过玩,让孩子记住故事。我给你们每人准备了这么一张玩的地图。你们可以看看。然后每人写两个问题。”

 

  她发下卡片,让大家写问题,一个是语言的问题,一个是动作的问题。当然这两个问题都是站在孩子的角度提出来的。不一会儿,她将我们的问题卡收集起来后,让大家围成一个圈,随机去拿卡片,看上面写得什么。如果抽到的是动作(比如,狗是怎么从匣子上跳起来的?狗是怎样走的?怎么爬树,怎么从树上下来?),就让抽卡片的人做;如果是问题(比如女巫为什么先对士兵很和蔼,后来却变得凶狠起来?绞刑架是怎样的?打火匣是什么形状?树为什么会有洞?)就让抽卡片的人回答。我抽到的问题是:“国王住那里?”我回答:“国王住在成都九眼桥。”她不理解我为什么这样回答,我说:“我住哪里国王就住那里,因为我就是国王!”大家都笑了。

 

  吃了午饭,继续回到教室。老师让我们演出这个童话。虽然是临时出演,并没有排练过,但大家都非常投入,作为剧中的国王,我也演得非常认真。大家都不是专业演员,但我们通过演出找回了孩童心态,非常开心。

 

  下课了,外面阳光正好。我给女教师们拍了各种造型的照片。草坪上有一个高台,美女们站在高台上,做各种姿势,我站在下面仰拍。明丽的蓝天下,每一个女教师都是那么魅力动人。然后又在草坪上以各种组合和造型拍,大家嘻嘻哈哈。她们很开心,我也开心。

 

  我现在有了一个称号:李国王。在“安幼之家”微信群里,经常有“妃子”们向我请安问候,这个“安幼之家”微信群,成了一个非常活跃的群,我真的希望它万岁万万岁!

 

  傍晚,缓缓下沉的夕阳,将一片血红溅满天空,渐渐又化作瑰丽的晚霞。一弯新月,挂在浅蓝色的天空。不一会儿,夜空变得深蓝,弯弯的月亮如同一只明亮的眼睛,静静地注视着大地。

 

 

 

  晚上,学院请来两位歌手举办演唱会,演唱的歌曲大都取材于安徒生童话,有些歌曲是他们自己写词配曲的。他们两人的故事也很童话,这位美国女歌手到丹麦旅行,认识了这个丹麦小提琴手,他们相爱了,于是美国女孩嫁给了丹麦先生,并组成了一个“安徒生小乐队”。听说了我们的安徒生国际幼儿师范学院,于是,走进了我们学院,有了新的童话故事。

 

  我去听了一会儿,虽然不懂歌词,但演唱者和伴奏者的激情还是感染了我。